dafdsfasd
最新公告: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毛體藝術
毛體藝術


深入學習毛澤東戰略思想——張文木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5-12-3 21:51:11  來源:紅歌會網  瀏覽次數:1075


 
       十、實事求是

  實事求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精髓和靈魂,也是毛澤東對社會主義事業接班人能力的基本要求。
  大國崛起,當先反“普世”。今人所謂“普世價值”,其本質就是教條主義。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中有“左”的教條主義,如王明及文革后期是脫離中國實際的“左”的教條主義,他們不管革命或建設一律以蘇聯為譜世楷模;也有右的教條主義,這就是今天一些人搞的不管經濟還是政治一律向西方看齊的認識,當然我們今天反對的也是這種認識,而不僅僅是因為他“左”或右。
  凡事一脫離實際,就不可能進入有效的實踐。英國崛起之初崇尚培根的實驗主義,實驗主義不信 “普世”教條,萬物得親自經歷;美國崛起之初也有杜威的實用主義,這也是反普世的哲學。中國共產黨也是在反“左”的和右的普世觀念的斗爭中成長壯大的。王明曾將蘇聯經驗絕對化,他們以蘇聯軍事理論為標準,說毛澤東不會打仗;他們把中國共產黨帶向湘江,出去時八萬多人,湘江之戰后回來就剩下三萬多人了。1966年9月5日,毛澤東對周恩來等說:“王明路線使我們吃虧最大。”,同樣的道理,在這次吃虧后,中國共產黨認識進步也最大:在血的教訓面前,中國共產黨人徹底擺脫了蘇聯教條的迷信,自覺地站到毛澤東一邊,找到了毛澤東思想。
  在中國共產黨遭受以蘇聯為“普世價值”派的禍害期間,毛澤東同志專寫《反對本本主義》,提出“中國革命斗爭的勝利要靠中國同志了解中國情況”。1956年9月23日,毛澤東在政協禮堂接見參加中共八大的英國代表時說:“共產國際很長時期犯了很大的錯誤,把我們的革命搞掉了百分之九十。共產國際解散了,就搞出了一個新中國來。我們不是不相信馬列主義,而是更相信了。共產國際搞教條主義,情報局又搞教條主義,教條主義就不是馬列主義。”1956年3月6日,毛澤東在聽取鐵道部匯報時說:“過去革命經過多少年,到延安之后才找到既不是陳獨秀的右傾,也不是后來的‘左’傾,而是不‘左’不右之傾,那是花了很大代價才找到的。”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對以蘇聯為革命“普世”樣板的認識進行了堅決的斗爭并帶領中國人民取得了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巨大的勝利。因此,在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的今天,我們也要反對以西方為范本的教條主義。蘇聯解體的前車之鑒告訴我們:這種教條也會將中國引向災難。
  當然這并不是說國外沒有可借鑒的成功經驗,而是說我們不能以它們為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世價值和絕對標準。
  這里需要說的是20世紀60年代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它是毛澤東那一代共產黨人開展的對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重要探索,可到70年代就為什么就搞不下去了?
  這是由于后來那些反別人普世的人卻不自覺地將毛澤東時代的成功經驗連同毛澤東思想推向普世(教條),“文革”中出現的極“左”人物及其錯誤多不在于否定毛澤東思想,而在于將毛澤東思想普世化。比如什么“頂峰論”“天才論”。頂峰的,自然也是普世的。毛澤東一生至死都在與這種傾向進行了不懈地斗爭,1968年8月13日,毛澤東會見意大利共產黨代表團時說:
  我只是把馬克思列寧主義運用到中國革命實踐中去。我沒有什么著作,只是些歷史事實的記錄。這些東西可以供你們參考,但你們還是要把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同你們國家的具體情況結合起來。國際經驗要學習,但你們要創造自己的經驗,革命才能成功。國際的經驗應注意,但不要照搬外國的經驗。
  這樣的態度在毛澤東接見外賓的談話中比比皆是。他堅決反對將中國革命和建設的經驗普世化。毛澤東要求別人堅持實事求是的認識論原則,同樣也是按著實事求是原則來看待和要求自己的實踐。
  1950年5月20日,毛澤東閱沈陽人民政府關于鑄毛澤東銅像給新聞攝影局的公函,在 “鑄毛主席銅像”處批注:“只有諷刺意義。”10月27日,毛澤東閱北京市二屆三次各界人民代表會議通過的送請政府建議中共中央考慮在天安門前建立毛澤東大銅像的提案,再次批示:“周總理,不要這樣做。”1964年3月23日,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日本共產黨代表團談到中國革命經驗時說:“中國這套經驗,在有些國家就不能采取,如農村包圍城市,先在農村勝利,然后占領大城市。這在日本就不行,在英國、美國也不行。在歐洲好多國家都不行。在亞洲其他國家,非洲、拉丁美洲等國家,大體說可以采取。”1966年7月12日9時,毛澤東約王任重同志談話,說他給江青寫信,不贊成過分吹他的著作的作用,不贊成最高最活、當代頂峰的說法。毛澤東說:“這是強加于我,逼上梁山又強加于人。”7月25日,毛澤東審閱新華社文章時批示:“以后請注意不要用‘最高最活……’,‘頂峰’,‘最高指示’一類的語言。”1967年11月27日,閱日本共產黨前中央書記安齋文章,他認為:“過分強調中國農村包圍城市這條道路的全世界普遍意義,實際上就是否定十月革命從城市到農村的道路。”毛澤東批示:“這個問題值得注意。我認為安齋的意見是正確的。”12月29日,毛澤東在審稿時將“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毛主席”、“當代最高水平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兩語中的“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和“最高水平的”刪去。8月22日、23日、24日,毛澤東審閱姚文元送審的幾篇稿件時明確表示:“以后不要說史無前例。歷史上最大的幾次文化大革命是發明火、發明蒸汽機和建立馬克思列寧主義,而不是我們的革命。”直接刪去“毛澤東思想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發展的第三個里程碑,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段落,并退回要求修改。9月1日毛澤東在審稿時將“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的段落刪去。9月26日批評外交部接待計劃中“突出宣傳偉大的毛澤東思想和毛主席的一系列最新的指示”的安排,批示“對這些不應如此做”。同時毛澤東還刪去了外交部擬定的“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口號。9月29日,審閱周恩來、陳伯達、康生、江青送審的林彪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刪去第二頁末段工宣隊“是1948年《共產黨宣言》發表以來,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的偉大創舉”,明確批示:“這句不要。”毛澤東這樣的批示幾乎貫穿“文革”的全過程。“文革”后期,一些較好的改革經驗被絕對化,連及“文革”本身被一些“并非出于故意,而是出于無知”(尼克松語)的人推向不容置疑的“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的絕世樣板。與其前述的“左”右普世形式不同的只是,“文革”并不以蘇聯也不以西方而是以自己為普世標準,結果,這樣自我絕對化的作法也將“文革”推向反面。盡管毛澤東同志一直試圖糾正這個偏向以至與林彪在廬山進行了最激烈的斗爭,但畢竟天不假年,力不從心,無奈他只有將這些糾偏的任務留給后人。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改革開放到今天,我們已向西方學到了不少好的東西,但與“文革”后期有些相似的是,今天也有些人也開始走火入魔,忘掉了自己。他們以西方為普世標準,將美國設為絕對范本,與當年王明崇拜蘇聯經驗一樣,似乎中國改革若不合美國的標準,就統統都不達標。與“文革”的命運一樣,這樣的結果只能將中國的改革事業推向它的反面。如果說昨天的“文革”是被一些不成熟的政治人物推向反面的,那么今天政治不成熟即形而上學的政治主張也會葬送中國改革事業。
  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在與“左”右普世(教條)主義斗爭中成長的。革命時期多是跟“左”的“普世價值”斗爭,在今天的改革開放時期看來要與右的“普世價值”進行斗爭。
  毛澤東給中國共產黨和中華民族的最大貢獻就是實事求是、走自己的道路的探索精神。如果不這樣,看看法國共產黨、希臘共產黨等的結局。當時希臘共產黨在快要取得全國政權時指望斯大林的援助,結果援助沒到,自己卻全軍覆沒。中國共產黨走自己道路,1949年過長江的時候,斯大林不高興,不說鼓氣的話。毛澤東為了中華民族的利益打過長江,解放了全中國。如果當時聽了斯大林的話,那我們今天可能南北分裂了。
  1942年3月2日,毛澤東出席中央白區工作會議,在會上談了黨的創立后的經驗教訓,說:
  中國有兩個教條,一是舊教條,一是洋教條,都是思想上的奴隸。五四運動打破了舊教條的奴役,是一個重大的啟蒙運動。大革命失敗后,我們黨犯了洋教條的毛病。
  在改革開放已有三十多年的今天,我們也要開展一場反對“普世價值”為幌子的洋教條主義的啟蒙運動。要走自己的路,就是“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我們要明白,我們改革要依靠誰、為了誰,誰是能夠保證我們勝利的階級基礎?蔣介石也想走自己的路,他為什么走不下去呢,他沒有多數人的階級基礎,他的階級基礎就是中國的少數買辦,買辦是靠洋人的支持生活的,他們表面上是坐在中國土地上,但其根部卻是接通到美國的,這樣的基礎當然不牢靠。毛澤東將人民作為新中國的階級基礎,這樣的國家就立于不敗之地。
  毛澤東是善于吸取歷史教訓的人,也是善于總結自己錯誤并堅持批評與自我批評的人。1965年2月21日,毛澤東在聽取薄一波匯報工作是說:我自己也犯錯誤,北戴河主張大煉鋼鐵,提出鋼鐵翻一番的要求,鬧人海戰術。我到新鄉,耿起昌對我說,可不得了,這么多人上山大煉鋼鐵,沒有飯吃怎么辦?我一看形勢不好。到了武昌,我就覺得不好。說泄氣話了。這些教訓都要牢牢記住,要經常向人們講,永遠不要忘記。現在想想過去那幾年鬧了多少笑話!聽薄一波匯報,聽到如何緊跟主席思想的話時,毛澤東說:什么緊緊跟上我的思想?是緊緊跟上客觀情況,掌握客觀規律,按客觀可能辦到的就辦,不可能辦到的就不辦。6月11日,毛澤東在杭州接見華東局書記處成員,在聽到1964年華東地區糧食產量達到1 100億斤,1965年農業生產計劃有些加碼時,毛澤東說:“糧食產量不要報多了,讓下面瞞一點,報多了害人,將來危險,少報些好。”
  “主動權來自實事求是。”有多少干糧走多少路是制定決策的正確態度。毛澤東同志的這些指示對我們今天的政策的制定仍具有深遠的指導意義。

  十一、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前進

  毛澤東是誕生在帝國主義和無產階級革命時代的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是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只要這個時代的本質沒有改變,毛澤東及與毛澤東名字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毛澤東思想,就會與馬克思列寧主義一道成為中國人民和世界被壓迫人民及被壓迫民族用于反抗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及其壓迫的基礎性的思想資源。
  毛澤東及與他的名字緊密相連的毛澤東思想是有時代和階級屬性的,它只屬于被剝削和被壓迫者:只要被壓迫人民和民族及其反抗還存在,毛澤東與毛澤東思想就會是他們及率領他們尋求解放的政黨的旗幟。
  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不只是馬克思的學說,它特別應該包括列寧的學說,因為列寧主義使馬克思主義在世界范圍內有了實踐意義。馬克思列寧主義是講槍桿子的,馬克思的哲學配上列寧帶刀子的革命實踐,它就成了無產階級取得階級斗爭勝利的法寶;不然,它就會變成戈爾巴喬夫式的政治童話而不是一種政治主張。列寧說:“只有承認階級斗爭,同時也承認無產階級專政的人,才是馬克思主義者。”毛澤東說得更為直截了當:“什么叫政權?什么叫力量?沒有別的,只有軍隊。”
  用階級分析方法觀察問題,充分運用無產階級專政進行階級斗爭,貫穿毛澤東思想的重要紅線。1962年8月20日,毛澤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說:“階級、階級斗爭問題,有的同志說,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我學習馬克思主義是經過列寧的。以前我也學習,是資產階級的。只是在十月革命以后,馬列主義才傳播到中國,我們才學習。總之,離開階級斗爭就不能談問題,不能說明問題。”毛澤東說:“中國革命是十月革命的繼續,從十月革命學來的。”赫魯曉夫上臺后,毛澤東批評說:“我看有兩把‘刀子’:一把是列寧,一把是斯大林。現在,斯大林這把刀子,俄國人丟了。列寧這把刀子我看也丟掉相當多了。十月革命還靈不靈?還可不可以作為各國的模范?蘇共二十次代表大會赫魯曉夫的報告說,可以經過議會道路去取得政權。這個門一開,列寧主義就基本上丟掉了。”昨天西方社會民主黨人及戈爾巴喬夫等通過屏蔽十月革命和列寧主義達到閹割馬克思主義本質的目的,今天屏蔽列寧主義、特別是屏蔽其中的階級分析方法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說,也就抽掉了毛澤東思想的靈魂;而如果用被抽掉列寧主義靈魂的“毛澤東思想”、繼而用抽掉“四項基本原則”的“鄧小平理論”去麻痹勞動階級,其結果對中國乃至中華民族而言,則是大災難的開始。
  1960年3月24日,毛澤東在專列上主持會議,指示在宣傳上“不要把毛澤東思想同馬克思列寧主義割裂開來,好像它是另外一個東西。我們在宣傳毛澤東思想的時候,一定要按照中央的指示,把‘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學習毛澤東同志的著作’并提。當然,可以單獨提毛澤東思想,但一定不要忘記馬克思列寧主義,不要丟掉這個最根本的東西。”“光講毛澤東思想,不提馬克思列寧主義,看起來好像是把毛澤東思想抬高了,實際上是把毛澤東思想的作用降低了。”同樣的道理,如果在今天光講鄧小平理論而不提毛澤東思想,看起來也好像把鄧小平理論抬高了,實際上也是把鄧小平理論及隨后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的作用降低了。1980年,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即將啟航,在這個決定中國發展方向的關鍵時刻,鄧小平同志特別告誡我們:
  毛澤東思想這個旗幟丟不得。丟掉了這個旗幟,實際上就否定了我們黨的光輝歷史。總的來說,我們黨的歷史還是光輝的歷史。雖然我們黨在歷史上,包括建國以后的三十年中,犯過一些大錯誤,甚至犯過搞“文化大革命”這樣的大錯誤,但是我們黨終究把革命搞成功了。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才大大提高的。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才使我們這個人口占世界總人口近四分之一的大國,在世界上站起來,而且站住了。還是毛澤東同志那句話: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國內的人民也罷,國外的華僑也罷,對這點都有親身感受。也只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才真正實現了全國(除臺灣外)的統一。舊中國軍閥混戰時期不必說了,就是國民黨統治時期,國家也沒有真正統一過,像對山西、兩廣、四川等地,都不能算真正統一。沒有中國共產黨,不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不建立社會主義制度,今天我們的國家還會是舊中國的樣子。我們能夠取得現在這樣的成就,都是同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同毛澤東同志的領導分不開的。恰恰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許多青年缺乏了解。
  毛澤東思想過去是中國革命的旗幟,今后將永遠是中國社會主義事業和反霸權主義事業的旗幟,我們將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前進。
  習近平同志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明確指出:
  毛澤東同志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戰略家、理論家,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開拓者,是近代以來中國偉大的愛國者和民族英雄,是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是領導中國人民徹底改變自己命運和國家面貌的一代偉人。
  事實上,作為我們的對手,尤其是有份量的對手,美國人一刻也沒有忘記毛澤東并在認真地研究毛澤東的戰略思想。1972年基辛格隨尼克松見到毛澤東時說:“我在哈佛大學教書時,指定我的學生要讀主席的選集。”時任美國總統福特在當天的唁電中說:“在任何時代成為歷史偉人的人是很少的。毛主席是其中的一位。他的領導是幾十年來改造中國的決定性因素,他的著作給人類文化留下了深刻的印記。他的確是我們時代的一位杰出人物。”一些視中國為對手的美國人說,他們不怕中國軍事現代化,就怕中國軍人毛澤東思想化。
  歷史表明,中國共產黨在建立新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不懈奮斗中立下了豐功偉績,這一切應當歸功于毛澤東思想。“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新中國,這絲毫不是什么夸張”;“沒有毛澤東思想,就沒有今天的中國共產黨,這也絲毫不是什么夸張”。沒有毛澤東、沒有毛澤東思想,“至少我們中國人民還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長的時間”。毛澤東思想是中華民族的真正靈魂和戰無不勝的力量源泉;而其中的毛澤東的戰略思想貫通傳統與現代并實現了二者之間的完美結合,在應對當前復雜的國際斗爭形勢中,是我們需要結合新的實踐深入學習和運用的思想精華。



     【上一頁】







 
熱點推薦
·毛體真傳第四代——黃以明先生書法欣賞
·深入學習毛澤東戰略思想——張文木
·深入學習毛澤東戰略思想——張文木
·深入學習毛澤東戰略思想——張文木
·深入學習毛澤東戰略思想——張文木
·“世界毛澤東”郵票欣賞
·張全景:建議讓毛澤東思想進課堂
·毛主席的詩詞+書法+郵票絕妙欣賞

友情鏈接
中國軍網 國防新聞網 時代中國網 軍事網 榮譽軍人網 中國唱歌網 中國大愛聯盟 中國記錄 中國禮儀協會
沂蒙愛心家園 大社保網 中國責任網            

京ICP備18001642號

重庆快乐10分是官方开奖的吗